首页 福山陵园 公司简介 新闻资讯 墓型展示 风景展示 企业荣誉 名人纪念园 交通地图 下载中心 联系我们
 
【新闻资讯】
+行业新闻
+网站公告
+服务指南
当前位置:重庆公墓导航 >首页 > 新闻资讯 >网站公告

墓园!让我守候你!

发布者:admin  发布时间:2012-01-18 11:52:26

桴,心绪纤细而多愁善感,一个不到20岁瘦瘦弱弱的男孩子。脸有些苍白,眼睛后面那双长而细的眼睛常给人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。总是独处,平日也不多话,少有笑容。不过,在他一个人发呆时,嘴角常常掠过一丝诡秘的笑,却是甜甜的,稀有的。谁也知道,他愣笑是因为雯。也有好事之人跑去问雯,雯只是耸耸肩,把两条白嫩的手臂一摊,显得很无辜。 雯并不是一个文静的女孩。她凭一张甜嘴嘴和一袭白群博得村里人的疼爱。说她不文静,是因为她爱捉弄人,让人哭笑不得。被捉弄得最惨的便是桴了。因为桴那样的性格,雯只需略施小计。
有一天,雯神秘地把他拉到一边,说,“今晚我们去赏月,好不?地点是后山的墓园。我相信你的勇气,不见不散!”桴先是一愣,之后竟然傻傻地点头了。
村里小孩都知道墓园是最恐怖的地方。那里是成片坟墓,有的已被荒废,红木棺材露出地面,是乌鸦繁衍后代的最佳场所,但绝不是情侣约会的好地方。
桴相信雯只是想考验自己的胆量,但他心里把这当作是约会,浪漫的约会。
桴等到月光泛得透亮时,悄悄地爬上墓园,等了三个小时。突然想起今天是阴历七月十五的鬼节,听老人说,这天,死去的人会从坟墓里爬出,找吃的…他听着乌鸦的干嚎,连跑带滚回到家里,他被放鸽子了。
读书可以改变命运,的确是真理!桴的父亲把他送到县城求学后,桴不再被雯捉弄,而是亲热的叫着哥,拉着他跑到墓园,对他说,哪座坟是新建的,那座坟埋着谁。之后,便安静地听着桴在县城的周遭,默记着优美的诗词。明眸时不是转转,却直勾勾地盯着桴的眼睛。雯喜欢桴那双深邃的眼睛,她相信桴会成为诗人,会是个大侦探。


来世
是的,桴成为出色的警探,也是一个业余诗人,他的诗只为雯而写,却不知警探也为她而存在!因为雯死了!离奇的死了!
夏季,太阳坠入爱河!桴与雯也是如此!雯左手抓根冰激淋,右手抓住带钥匙的绳扣,用力甩着,一蹦一跳,还像个小女孩!桴在后头静静地看着她,宛如仙境,竟抓着手机忘了拍照。
雯过来,一把夺走手机,憎怪到:“叫你偷 拍,手机没收了!”桴无奈的笑了笑,拉着她往墓园跑去,去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。
桴对雯回忆当初苦苦等候时的情景。雯听完后,吐了吐舌头,谁叫你出门前不看黄历,不知吉凶,就乱闯美人关!桴赶忙答道,我永远都会被你欺负,因为我爱你!雯噤座,许久之后,冒出一句,“真恶心!”拍拍屁股准备走人了!
桴哭笑不得。送雯到家门前,桴想要回手机,雯不让,说要看看里面是否有不良信息。桴笑着说,好!但我要送你件礼物!说完夺过手机,按了按,之后对雯说,今晚12:15过后点击声音这个文件。雯疑问道,现在点击为啥什么都没有?神秘礼物只能在神秘时间送到。桴显得很神秘地答道。
但,想不到,第二天,雯神秘地死了!桴来到现场,看到雯安静地躺在地上,嘴角流着许多白色泡沫。桌子上是一碗面条,还有一部手机,那是桴的手机…
经初步分析,雯是食物中毒。那碗面里有两种蘑菇,其中一种有毒,两种蘑菇很像,山上很常见。经常有人误食而死…
也就是说,雯是意外死亡的。桴不敢相信,昔日的雯变得沉默了,熟悉的脸庞慢慢变得模糊了…
桴从警察局里取回手机。本以为手机里残留有雯的余香,但没有,他碰到的是冰冷的手机外壳,有如当时雯冰冷的尸体。泪滴在手机上,他摸了摸那温暖的眼泪,雯也在哭吗?桴麻木的点击声音文件,查看那份神秘礼物……“文件为空!”,桴不信,又点击一次,却是相同的结果。他似乎想起什么,猛地站起来,来回踱步着…当天下午,村部广播一反常态,把情歌对唱改为一段凄美的背景音乐,其间反复这么几句: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杀害我,我死不瞑目…”,村民见总是那几句,就不再抱怨了。
连续三天后,有人去警察局自首了,说是自己害死雯的。桴强撑着身子,然而他看到的却是雯的父亲。桴呆坐在办公椅上,两眼望着天花板,全身软摊,像是一个早已死去的人,突然回光返照了。“你告诉我,你怎么知道那录音,那声音…”雯的父亲像是发了疯的野兽撕扯着一个死人。桴冷笑道,“这重要吗?重要的是你杀了你女儿,你的亲生女儿,你知道吗?”“不,她不是我的女儿,我的女儿早死了,她是幽灵。”“幽灵?她是雯,一个活生生的人,一个受全村人喜欢的雯…”“我的女儿没有出生,出生的是个幽灵,她杀死了我的妻子…”雯的父亲像是发狂了,嘴里反复念的像是古老的咒语。“你疯了吗?雯的妈妈是难产死的!你还逃脱法律的制裁吗?”“不,我没有,我既然自首了,我就是一个快死的人了,这也是我应该做的…她不会放过我的。不…”桴听到一声惨叫,却发现雯的父亲嘴还张大着,两只眼珠快要掉出来了。是的,雯的父亲突然死了。
桴慢慢走过去,用颤抖的右手轻轻的在雯的父亲那恐怖的脸拂过…
想你!
迷茫,黑夜永远是一个迷!桴看着手机里的相册,那眼神,那笑容,重庆公墓的他永远不会忘,可如今他思念的人被带进潮湿阴暗的地下…
“不”这个字眼也把雯的父亲带到地下,他像是见了可怕的东西,然后猝死。尸检报告出来了,死因是心肌梗死,也就是说自然死亡了,并非他杀或中毒。如今,能解迷的地方只有一个,那就是雯的家里。桴来到门口,停了下来,像是等着有人出来欢迎他。桴还记得,多少次,他一到门口,就看到雯跑出来,“我就知道你要来了,走吧!”像是早已预约,他相信这便是心灵感应。但他还是开玩笑说:“雯,你这么想我?一直在门口守候,对不?”雯将右手往桴的背部狠狠拍去,“少臭美了!”,桴赶忙逃跑,嘴里却喊着“岳父,你女儿打我了…”一直跑到雯的父亲面前,见到那张冷冷,极不和谐的面孔。“雯,我来了,你知道我要来了,为何还不见我?”桴感觉鼻子一酸,发现雯就站在门口等着他。桴擦了擦眼睛,门口什么也没有,像是一个无底洞在召唤他。
雯的房间,之前已勘察过,并没有结果,现,还是害怕看到那张冷冷的,毫无表情面孔。“笃…笃…笃”,桴一惊,以为是幻觉,但好像是木头底的拖在只剩下雯父亲的房里。不知怎的,桴不敢推开那木门,不知是害怕那木门鞋走在楼板上的那种声音,忽忽悠悠的飘过来,是那般清晰。桴回头一望,什么也没有,一切又归于平静,也许是侦探天生的太过敏感吧!他笑了笑,推开那扇厚重的木门,不知怎的,桴顿觉腐味扑鼻。
桴翻了翻衣柜,除几件大衣,其它什么也没有。桴用力捶打着衣柜,衣柜却丝毫未动,他失望,烦闷。忽觉一阵昏眩,桴慢慢摸索到床边坐下,也许是太过劳累吧,该回去睡一觉了。桴心里这么想。
桴回到寓所。躺在浴缸里,经受热水全身的按摩。热水雾弥漫开来,灯光似乎也变得忽明忽暗。但桴没有在意这些微妙的变化,因为他实在太累了。于是,慢慢的闭住眼睛…“笃…笃…笃”,又是那声音,像是从古老的年代传来,又让人心惊肉跳。桴猛的睁开眼,这回他的确看到了:那模糊的白色斑点越来越清晰,尽管这卫生间很小,却像是一个人从很远的地方慢慢走来,越来越近…“是雯!”桴不禁叫起来:“雯,雯…”,这时吹来一阵冷风,昏暗的灯光随着吊灯的摆动,把雾散了,也让雯消失了。
桴回想起:还是熟悉的身影,走来时,若即若离,嘴角慢慢努动着,像是要说着什么。身上挂着白色的裙子,加上那木头底的拖鞋…这使雯明白,雯穿的是日本的和服。和服?桴只是奇怪,却又想想,我真的太累了,也太想雯了,雯我心好痛。
等清晨的阳光被窗帘揉碎后,又慈祥的铺展开来,落在桴的双眼。看来,桴睡了一个好觉!桴任凭跳动的阳光在眼皮拨弄着,他只是想着昨日一天的行程。“床底!”,对,“床底”这字眼像是一根细长的针突然扎在某一根脑神经。
桴跳起来,匆匆洗漱,在小街抓起两根油条,跑似的……桴消失在浓雾中,又出现在雯的故园。那木房子在雾的笼蔓下,像是仙境,却又因此多了一份神秘。雾什么时候才会散去?雯。桴不惊笑了,我在问一个幽灵吗?幽灵?呵!那也是一个可爱的幽灵。桴相信这回他可以知道一切。
果然,桴在雯父亲的床底拉出一个木箱子,打开后,除了几件雯父亲的背心,衬衫,还有一个木匣子。桴刚想伸手去拿,却听见“吱,吱,吱…”,之后像是被钉在棺材里的死人突然复活了,求生的欲望发出“咚,咚,咚…”的声音。桴倒吸一口冷气,那声音是从昨日翻找的衣柜里传出。不知怎的,那衣柜现在看来像极了一幅棺材,但那声音很快又停下来了。桴吞了吞口水,慢慢走过去,手轻轻抓住柜门的金属拉手,桴不禁又收回了手,那金属出奇的冰冷,像是死人凉透的身子。
桴感觉口渴难耐,心跳得好快!桴看看身上的警服,又看看那衣柜,最后把手重新搭在拉手上,猛的打开那柜门。桴看到---衣柜里竟吊着几具干瘦的死尸!
桴立即倒在了地上,额头上全是冷汗,差点叫出声来。但是他重新站起来,才发现衣柜里并没有死人,只是挂满了衣服而已,在昏暗的光线里咋一看,就好像吊着几个死人似的。
桴想关回柜门,突然发现那黑皮大衣动了动,桴确定当时并没有风,那份恐惧又爬上心头。桴把手探过去,想看个究竟。突然什么东西从那大衣掉下来,那声音像是一个人头落地时撞击发出的声音,又滚过桴的脚边。天哪,该死的,竟是一只老鼠把桴吓成这样。
桴舒了口气,重新回到床边,把注意力放在那个木匣子。红漆已剥落,一把铜锁挂在上面,桴没有心情看下去,抱着木匣子或是骨灰盒回到寓所……

本文摘自重庆公墓,转载标明出处。

园区咨询电 话:023-47286181/18009099638  园区地址:重庆市江津区珞璜镇

重庆公墓网址:http://www.gmdhw.com/

 

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