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福山陵园 公司简介 新闻资讯 墓型展示 风景展示 企业荣誉 名人纪念园 交通地图 下载中心 联系我们
 
【新闻资讯】
+行业新闻
+网站公告
+服务指南
当前位置:重庆公墓导航 >首页 > 新闻资讯 >行业新闻

曾几何时-物是人非

发布者:admin  发布时间:2012-01-20 10:01:52

身为红安人,故乡始终是我心中最骄傲的圣土。总喜欢漫阅着她的历史,总喜欢沉浸于她的沧桑,那些承受了几十年革命战争的断垣残壁还在,那些耄耋老人穿越枪林弹雨的累累伤痕还在,沃土田园,山川处处,至今还传唱着振奋人心的红歌——我就知道红安是永远红的!
每年天台山上的映山红开了,长霞赤焰,就象天上滚滚不灭的彤云。倒水河的水也随之变得更清灵了,蔚蓝的天空映着清洌洌的河水,澄澈得如同一面未磨的镜子,照着我前 水流千沟经万壑,人间最爱是红安。
面即将奔赴的远途。
老君山上的兰草花芬芳扑鼻,黄色的花瓣结着褐红色的穗子,连根茎也透着丝丝的殷红,谁会怀疑那不是英雄的血色。而此时此刻,天台山上的云雾茶也正在迷蒙细雨中绽吐着新叶嫩芽,山是青山,茶是好茶,青山处处埋忠骨,这美丽的茶园,精灵的茶叶,也无不感受着先烈们碧血丹心的润泽,炒制的茶叶也是堪比龙井,泡出来的茶水也是亚赛过玉液龙涎。
离别家乡岁月多,无数个在异地他乡寂寥寄居的夜晚,没有一次不是梦里回到红安来。听那铁马冰河,看那旌旗猎猎,追忆那烽火岁月,接力那军号壮歌,等到穿越过历史弥漫的硝烟,走过那连绵的雾障和丛林,终于迎来今天的旭日,而这每一幅都是动人心魄的画图壮锦。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感慨情怀,无独有偶,每每问及在外面工作的红安人,似乎他们也是一样的心情,我要问他们的问题,也正是他们要问我的。红安就是红安,美不美,家乡水,亲不亲,故乡人,只要你是红安这块土地上走出来的人儿,哪怕侨居国外,或者在北京上海,不管你地位多高,无论你多么富足,你也会几回回梦里归来,眷恋故乡的山水风物,缠绵故乡的人俗民情。
树高千尺不忘根,是的,故乡不可不回。即使你是红安这块神圣土地以外的人,我也可以郑重地对你说,历史不能忘怀,精神还得继承,而红色的红安不可不到。
到红安没有不去陵园的。这里说的陵园,就是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陵园,园以地显,地以园辉,旌丽的风光,雄壮的历史,灿烂的人文,久而久之,竟成了红色土地上的第一大胜景。
红安的陵园,在本地是妇孺皆知的,过去人们都叫她烈士祠,直到如今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这样称呼她,有的老人甚至习惯着叫了一辈子,可见这种对红安精神和烈士英雄的感情在他们心底植根的深度。陵园的规模是相当大的,占地足有一个多平方公里,据说是全国最大的十座烈士陵园之一,一年四季苍松掩映,翠柏长青,无时无刻都体现着她的大义凛然与庄严厚重。稍稍了解一些历史的人都知道,以红安县为中心的大别山革命根据地,在红军时期就是除中央苏区井冈山外的第二大苏区,黄麻起义在这里惊雷一响,接着八方涌动,万众一心,红四方面军在这里诞生,红二十五军、红二十八军在这里成立。那血雨腥风的岁月,从这里一路路刀光剑影,一路路披荆斩棘,一丛丛人连着倒下去,一丛丛人又在投身革命中站起来,水深火热的劳苦大众终于当家作主。
清明时节雨纷纷,我就习惯在这样的日子回去。风轻轻地拂着面庞,柔和而舒爽,濛濛的微雨下着,浥湿着通往陵园的路,也浥湿我的心情,去掉我内心的冲动与浮躁,让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和虔诚的心境去由衷的缅怀,拜读每一位将军,感恩每一位烈士。走过每一处场馆,掀开每一幅画面,可以自己去静静地感悟,也可以跟随着讲解员清脆的声音去瞻仰,在红安,在陵园,在这里,你能够不为之动容,你能够不肃然起敬,你澎湃的心潮又如何能够不波澜起伏?
今年暮春里的一天,我是悄悄地从工作的武汉回去的,刚好是清明节的前日。之所以选择在这样的日子,不是一时冲动,是由来已久。我没有挑在清明节的当天,我知道那天陵园里人不会少,车也不会少,或者个人的祭扫,或者政府的祭奠,熙熙攘攘地,想求一隅静处,想独自在历史的风云中穿梭寄怀很难。
到那里去,我不想打伞,淋着丝丝的细雨就好,可以安抚我随时起伏洋溢的心。最好从红安县城的南门越过,看看那迎面矗立的铜锣,一声锣响,就可以凝聚红安人的士气,一声锣响,也可以欢迎和包融八方的来客。铜锣面对着省会武汉,客从南方来,这里是进入县城的口子,要去瞻仰陵园祭奠先烈,就先见识一下铜锣的风采。说是铜锣,其实是花岗石的雕像,观其容,感其大,却是旷古未有的,一丈多高的锣架,方圆八尺直径的铜锣,仅一柄锣棰就有手臂那么粗实,你见过吗?“小小黄安,人人好汉。铜锣一响,四十八万。男将打仗,女将送饭。”一首传唱了几辈子的《黄安谣》,就是这面硕大铜锣的见证。你不曾经历过,但你可以体会到那个火热的年代,那是个男女老少斗志昂扬的峥嵘岁月,那是个仁人志士舍生取义的热血高潮,一杆杆红缨枪划向黑暗的苍穹,一面面革命旗挥向万恶的霸主。铜锣声声,唤醒了一个时代,让愚昧了的不再愚昧,让该反抗的起来反抗。铜锣声声,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,四乡八里,一群群光着脚背的农民站起来了,没有枪,锄头扁担就是他们砸向封建的武器,他们咆哮着,象黎明拂晓里冲出的醒狮,就是在这面铜锣下,他们众志成城地说——谁愿意做土地的佃户,谁不愿意做自己的主人!
自从修建了陵园,这条通往县城过南门河的路就叫作陵园大道。任它热闹喧哗时车水马龙也好,任它罢市打烊后冷泠清清也罢,街面上总是异常的干净。似乎政府也没有刻意地要求,然而老百姓却保持着高度的自觉,让这往陵园去的大路一尘不染。我就漫步在这条熟识的路上,让濛濛丝雨滋润着我的心田。来时特意到花店买了一束鲜花,如今的红安也是处处春色,人民的日子在浩荡春风中日渐红火,烈士和将军们生前也出自这青山绿水的土地,我想他们都是爱花的人。
红街小雨润如酥,尽管细雨一直下着,可越近陵园,我的心潮越是澎湃。原以为挑下雨的天气来,我可以少一些激动,即使要感动也会控制一下情绪的,但今天似乎做不到,鼻子已经在隐隐地痛楚而发酸。
曾几何时,在临近陵园大门三百多米的地方,沿街两边的绿化树旁已经竖立了一块块的将军牌,未见陵园,先识将军,这俨然又为浩气长存的陵园增添了一道新的风景。再仔细看时,看到这些将军牌都是按上将、中将、少将的顺序依次排列着,上面有将军们的画像和简介,也包括他们的出生地、生卒时间和生前任职。将军牌一律用不锈钢来制作,统一的格式,中间还刻着某某单位负责管理的字样。一个个赫赫有名的将军,一个个威武岸然的将军,假如你未曾见过他们,在这里,在红安,你都可以很容易地见到。早在唐代,诗人曹松就曾在一首《己亥岁》的诗中写过:“泽国江山入战图,生民何计乐樵苏。凭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,”活下来的将军九死一生,能够活下来当然是幸运的,而无数成为烈士的英灵也终将不朽,尽管有的登记在册,有的无姓无名,但人们会说,你是英雄,真正的英雄常常会牺牲在人民的脚下。幸存下来的红安将军,他们在世的生活是俭朴的,对子女的要求是严格的,对家乡的亲友是无私的,曾记得有一位应该授衔上将而实评中将的红安籍将军对战友们说,我能够战斗到全国解放已经很不容易了,还在乎什么授衔,想想和我们一起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友,为革命而早早牺牲了宝贵的生命,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,功劳永远是他们的。
雨还在下,我沸腾的心情却没有随之解潮,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了陵园门口。古典静穆的牌坊式大门敞开着,宽阔的中门左右还有两个侧门,牌柱并排耸立着,象灵霄宝殿上巍然屹立的金刚。歇山式的顶面重檐结构,盖着绿色的琉璃瓦,青翠欲滴,
重庆市公墓象征着革命先烈的万古长青。金色的陵园题名还是徐向前元帅写的,就是这个出生在北方山西的大个子,红军时期在红安一呆就是近十年,他不仅仅是红四方面军的总指挥,还是红安的女婿,与红安结了缘,也结了亲。那一年,这个腼腆老成的男人,与美丽的红安姑娘程训宣相爱了,在艰苦的岁月里,简单的一桌饭席就算成了亲。从此一个在前方指挥打仗,一个负责妇女宣传,本该是天造地设的有情人,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红四方面军的肃反派为了捏造徐向前的材料,竟然对程训宣严刑拷打,妄想从她口里探出一些什么。程训宣身在流血,心也在流血,但她相信自己的丈夫,坚贞不屈的她,最终死在自己人的屠刀之下,临死也没有说出一个不该说的字。程训宣的死,让令人崇敬的徐帅心痛了一生,后来南征北战,每每想起也是伤心不已。他对红安是有感情的,解放后,他在朴素的家中无数次接见红安的乡亲,甚至还将程训宣的母亲接到北京赡养,直到老人临终前含笑而去。山水有痕,真情无限,这方圆不大的红安,曾经磨破他多少双跋涉的草鞋,曾经多少次在战斗的枪声中扬鞭策马,黄安城、七里坪、倒水河、檀树岗,到处留下了他矫健的身影,让凶残的敌人闻风丧胆,让革命的队伍星火燎原。八十年代初的某一天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他北京小四合院的家中静静地追忆,意往神驰,他看着窗外的南方,那是血染的红安的方向,默立良久。最后欣然命笔——“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”,那些长眠地下的战友,那些为国捐躯的英魂,还有那忠贞不屈的程训宣,此刻,你们又在哪里?如果你想知道这个老人是谁,我可以告诉你——他就是当年的徐向前!
到陵园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,进进出出地,三五成群,也有象我一样捧着鲜花独自去的。售票口人头攒动,有几个人好象在那里登记什么。我也赶紧跟过去,正准备从口袋里掏钱买票,陵园的工作人员连忙一摆手,没等我会意过来,旁边的游客已经抢着说:“从去年春天起,到红安烈士陵园来参观,全部免票啦!”我愣怔了一下,工作人员微笑着说:“原来一百二十元的门票,现在都不用买了,只要拿取身份证登记一下就行!”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,我是又惊又喜,不管地方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,这样的举措绝对没有错。古人云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让世界了解红安,让红安走向世界,不拒细流,方汇百川。当年的黄麻枪声如同霹雳,当年的黄麻烽火如同圣火,拯救了一个民族,抒写了一段历史,也缔造了一个神话。有人说,红安是一个奇迹,是一个世界之最。仔细想来,这话也是不过分的。
穿过雄伟巍峨的陵园大门,我径直往里边走。这时雨还在清爽地下着,风也在静静地吹,风是吹面不寒,雨是沾衣欲湿,让人徜徉在阳春三月最柔和的风景里。两边的迎春花绽露出金黄的火焰,一条又一条,簇簇拥拥地,随同柳色一起在微雨中焕新。高大的雪松黑压压地,象天王擎伞,象力士举鼎,饶有气势地向远处铺开,也或直插云霄,也或虬枝旁逸,撑起了陵园的不凡与大气。
接着走上去,就可以看到路旁的花丛里,矗立着董老题写的“朴诚勇毅“的大字,这就是不屈不挠的红安精神。其实,火热的红安精神从大革命时期起,就已经初见雏形,到新中国的建立和人民群众获得解放,在几十年的革命斗争中,这种以党性和人民性为价值取向的认知、情感、意志的总和终于形成。“要革命,不要家,不要钱,不要命,一要三不要;图贡献,不图名,不图利,一图两不图”,敢为人先的红安人,也终于敢冒当时天下之大不韪,光着赤膊甩开大步踩出了一个清新的世界。翻开壮丽的史诗,我们可以看到,当年黄安县国民党党部在“清乡委员会”的布告中说:“十龄幼女,口喊自由。三尺之童,目无长上。黄安素称礼义之邦,一变而为禽兽之所。”可见当年红安的革命是遮天盖日的,火种一撒立时就达到了高潮,足见其“赤化”到了深入人心的地步。而这个鼓动和思想之功的启蒙人,就是红安籍的导师董必武。难怪原国家主席李先念在1988年的一次视察座谈会中说:“董老是湖北革命的一面旗帜,我们都是他的徒子徒孙。”
迎面而来的纪念碑就在整座陵园的中轴线上,当我走近她时,那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人,还有许多堆积的花篮花环。地上湿漉漉地,鲜花上滴洒着甘泉雨露,在这里绽开笑颜,也绽放春天,能够守护着为革命牺牲的十四万英雄儿女,红花绿叶也是幸运的,花是丹心的辉映,叶是碧血的润泽。这巍然耸立的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碑,净高有二十五点七米,在蔚蓝的天幕下直矗苍穹,前面和左右两边镌刻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叶剑英、徐向前、李先念的题词,碑座的正面塑有五星的碑徽,台座正中为汉白玉雕成的花环,雄伟的气势与不屈的英灵将同于不朽。从正面转过来,左右分嵌着黄麻起义、苏区军民武装战斗、保卫苏维埃政权的浮雕,碑身的前面还刻有中共湖北省委和省政府撰写的碑文。纪念碑两旁的雕像群形象逼真,气势磅礴,左边是一位武装的农民身背大刀,高举铜锣,象征着黄麻起义,右边是一位红军战士高擎钢枪,奋勇向前,象征着不屈的战斗。在他们面前,我只有一颗炽热而感恩的心,只有奔腾的热血和激动的情怀,敬一把鲜花,捧一把泥土,默默无闻,伫立,鞠躬,以往的坚强都化归脆弱,我流泪了,是盈眶的热泪,泪水流到烈士身边的泥土里,不管以后身在何处,心却永远留在了红安。
舍不得擦拭眼角的泪痕,我在无声的细雨中朝里走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人一生流泪的机会总是有限的,要么为了亲人,要么为了故乡。于亲人或许为其难过,或许哀其不幸,而面对我自己的故乡,只要站在这一片深情的土地上,只要当脚步踏入红安的地界,我的心就会颤抖,满腹豪情在心海里张扬,一浪赶一浪,为人而喜,为土而歌。
几年没有来,还真是变化了不少。在山明水秀的陵园,最宏伟博大的建筑就是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纪念馆了。经中共中央批准之后,2006年5月奠的基,到2007年11就正式对外开放了。占地近四千平方米,光展览面积就有五千多平方米的纪念馆,记载的,镌刻的,抒写的,回忆的,无一不是血染的黄麻。从远处看,纪念馆就象一个规正的“品”字,五个宽敞的出口,东西各有两道门与陵园的其他四座纪念馆相通,仿古紫铜门穿透历史,与立面墙、弧形板、蘑菇石构成精美的组合,猛然看就象一座古老的城堡。大小不等的长条窗户,象经历过战争残留的枪炮弹孔,每一处都充满革命的激情,既有古典园林的神韵,又兼现代建筑的特点,成为陵园一碑五馆中的最亮点也是公认的。

园区咨询电 话:023-47286181/18009099638  园区地址:重庆市江津区珞璜镇

重庆公墓网址:http://www.gmdhw.com/

 

l>